移动版

主页 > 拉菲娱乐 >

释延鲁举报释永信玩弄女性 少林寺指释延鲁娶妻生子被逐

就在官方对少林寺方丈释永信被举报进行调查时,弟子释延鲁的实名举报不期而至。

8月8日,曾被少林弟子怀疑系“释正义”的释延鲁,和多名曾在少林寺生活、工作多年的人,站出来实名举报释永信。

自7月25日以来,自称“代表所有对释永信不满者”的“释正义”,多次网络爆料,举报释永信“有私生子、玩弄女人、侵占少林财产”等问题,引起国家宗教事务局、中国佛教协会关注。

释延鲁等实名举报者,否认自己是“释正义”,称受到“释正义”鼓舞。此前,释延鲁曾表示,“释正义”值得敬佩。

少林寺相关负责人刘和(化名)曾向澎湃新闻表示,他推测“释正义”举报释永信,系释延鲁组织,“也有些反水的(少林寺弟子),会有些信息反馈过来。”刘和形容说,这次是“大决战”。

“释正义”究竟是谁?举报事件调查结果如何?谜底,仍待官方揭晓。而使这场举报风波更加复杂的,是释延鲁作为释永信曾经身边的红人、侍者,师徒从蜜月到反目的故事。

释延鲁

师徒交恶

释延鲁:释永信索要钱财 少林寺:释延鲁结婚生子

走进少林寺院门,左甬道第二道券门,就是锤谱堂。锤谱堂形似四合院,东南角一间二三十平方米的房屋,已被锁两年。

这间房屋,便是释延鲁与释永信矛盾升级的引爆点。

释延鲁8月8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说,2005年初,他在锤谱堂为登封嵩山少林寺武僧团培训基地(以下简称“武僧基地”)设立一间招生办公室。

武僧基地教育集团官网显示,该集团下辖武僧基地、少林国际足球学校、《禅宗少林音乐大典》演员培训基地、霍利菲尔德拳王培训中心等八个单位。官网介绍释延鲁说,“少林寺武僧总教头,俗名林清华,1985年入嵩山少林寺,拜于方丈释永信门下修禅习武。”

释延鲁说,2010年2月和2012年1月,释永信以其使用少林寺房屋为由向他要钱,他两次向释永信的个人账户支付,每次100万元。2012年底,释永信再要释延鲁支付200万元,遭到拒绝。二人由此交恶,招生办公室因此被锁,释延鲁同年离开少林寺。

少林寺相关负责人刘和7月30日告诉澎湃新闻,释延鲁系因结婚生子被少林寺从常住名单中除名,锤谱堂的招生办公室,起初是释延鲁的办公室,后被其用来招生。

和释延鲁说法不同,少林寺称招生办公室被锁是在2013年7月。

把守寺门的释延畅、释延翰告诉澎湃新闻,释延鲁被除名后,武僧基地的招生人员,还能到锤谱堂的办公室招生,但须持景区门票,这种状况延续了一年多,直到招生办公室被锁。

上述说法获刘和证实,他提供的照片显示,锤谱堂门口贴着一张红底黑字的少林寺声明:“本寺不招收习武学生,也从未委托任何机构或个人招收习武学生,凡在本寺内或以本寺名义进行的招生行为,皆为欺诈。”声明时间是2013年7月。

“虽然没写哪家武校,其实是针对释延鲁的。”刘和说。

释延畅、释延翰回忆,声明贴出当晚,就被武僧基地的教练撕掉。次日少林寺重新张贴,并派人守门,而后将招生办公室锁门,“声明连续贴了几个月。”

少林寺张贴声明的直接原因,是一场冲突。释延翰说,2013年6月19日,武僧基地一名外籍华人学生,没有门票要求进寺,“都是年轻人,也都练武,双方动了手。”

释永信(前排右一)和释延鲁(后排中)

释延畅、释延翰说,学生母亲没几天来到少林寺,双方都无大碍遂和解,后方丈释永信还把守门僧人喊过去专门说了这事。没想到的是,守门僧人6月28日被登封市公安局少林派出所行拘。打人的学生在他们(少林寺)的要求下,后来虽被行拘,但他们认为,“是释延鲁在(背后)操作”。

“师兄(释延鲁)把师弟弄进去,老和尚们都看不下去了。”刘和、释延畅、释延翰均称,少林寺在这件事后开了一个会,决定张贴声明,关闭招生办公室。

至于“释永信借招生办公室向释延鲁要钱”一事,刘和表示他不清楚。

连日来,澎湃新闻多次拨打释延鲁电话,均无人接听,发短信亦未获回复。

http://www.citicfunds.com/kB6oXVqQdD/92913835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