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拉菲娱乐 >

释永信被曝有6岁私生女韩佳恩 少林称做亲子鉴定

  2015年7月25日以来,一个名叫韩佳恩的6岁小女孩,以一种原本不应该有的方式,跃入公众视野。

  她从未对外界发过声,也没有现身,却引发了成人世界大猜测——韩佳恩,到底是谁?

  究其原因,她被卷入了一场佛门纷争。她被指是少林寺方丈释永信(俗名“刘应成”)的私生女,举报者称其母为僧尼——河南省佛教协会副会长、河南省政协常委释延洁(俗名“韩明君”)。

  举报者通过媒体公开向释永信喊话“敢不敢(与韩佳恩)做亲子鉴定”。对此,释永信未公开回应,释延洁亦未发声。

  释永信的二嫂称,韩佳恩是释永信弟弟刘应彪的外孙女。释永信的侄子却称,释延洁确系韩明君,韩佳恩是释延洁的养女。截至澎湃新闻发稿,韩佳恩的身世已出现三种说法。韩佳恩到底是谁?“答案”依旧悬在空中。

出世

  7月25日,自称“代表所有对释永信不满者”的“释正义”的举报网贴曝光后,“韩佳恩”这三个字在短短几天内,成为了网络搜索热词。

  “释正义”称,韩佳恩是释永信、释延洁两人的私生女,并先后曝光了她的两张照片、一段户籍资料以及一张出生证明。

  尽管每年都有举报释永信的事件发生,但这一次显然更具说服力——“释正义”的举报材料部分来自公安系统内部。

  少林寺内部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此前,有人花高价联系少林寺的僧人、弟子,愿意出高价购买关于释永信的照片、资料等,推测曝光出来的两张韩佳恩照片由此而来。

  依据照片内容推测,这两张照片应该拍摄于韩佳恩一周岁生日当天。韩佳恩身穿粉红色衣服,皮肤白皙,小脸微圆,眼睛不大,一名黄色僧衣女子一直陪在她左右。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少林寺寺务委员会释延芷法师证实,黄色僧衣女子确为释延洁。他同时称,释延洁是少林寺下院的当家法师,抱抱小孩是很正常的事情。针对“释正义”指称“释延洁即韩明君,为释永信的情妇、韩佳恩的生母”,释延芷没有回应。

  第一张照片的拍摄地点是在一张床上,床上铺着一张红布,红布上摆放着钞票、木鱼、书籍、玩具等物品,韩佳恩在释延洁陪护下正在抓周(注:中国传统风俗,是一种小孩周岁时预卜婴儿前途的习俗),双手正伸向一只木鱼,与佛似有一种特别的缘分。

  第二张照片拍摄于一个餐厅,韩佳恩被释延洁抱在怀中,右手拿着一只勺子,正眯着眼睛在笑,而一旁的释延洁也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场景温馨。

  在“释正义”曝光的出生证明里,韩佳恩出生于2009年4月22日,出生地点为安徽颍上县江店孜镇卫生院,母亲是韩明君,父亲栏空白。

户籍资料及出生证明显示,韩佳恩的户口挂在了释永信母亲的户头上,系“外孙女”。

  然而,在释永信的众多亲戚以及左右邻居的记忆里,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小女孩,甚至是第一次听说“韩佳恩”这个名字。

  但在当地居委会的居民户籍资料里,清晰地登记着韩佳恩的名字,她是释永信母亲胡昌荣的外孙女。

  令人奇怪的是,为什么至亲们都说不认识、没听过“韩佳恩”?澎湃新闻曾多次向释永信的母亲、大哥了解韩佳恩的情况,但均遭拒。而当年的户籍警,因癌症,正在外地住院化疗。

  江店孜镇卫生院不大,医疗设施有限,妇产科在住院部二楼。前来就医的大多是周边村民。不少居民称,就算是本地人,也很少去卫生院生产,一般只去看个“感冒发烧”。

  韩佳恩真的出生在这家简陋的卫生院吗?该院一位医护人员告诉澎湃新闻,这张出生证明并非江如兰(注:该院医务人员)本人签字,而是当年的防保科主任张克年(音)办理,如今已经退休。在7月29日,当地派出所已将两人带走问话。

  从7月31日下午开始,澎湃新闻曾在张克年家连续蹲点多日,始终未见其人,其电话也一直无法打通。

  张克年邻居称,“7月31日早上,我还看见他(张克年)在楼下倒垃圾。他们家有小孩,一般情况下,每天都得回来。”

身世之谜

  韩佳恩究竟是谁,为何她的户籍挂在释永信母亲户头,而其他亲戚却称“以前连她的名字都没有听说过”?

  在媒体的追问下,韩佳恩的身世出现了三种说法。

  释永信在兄妹中排行老三。7月30日14时许,释永信的二嫂告诉澎湃新闻,自己一直在家照顾老人(胡昌荣)、孩子,“我们家的孙子辈里,最小的是我儿子,17岁,明年就要高考……网上曝光的小女孩(韩佳恩)照片,我一看就知道是老四刘应彪女儿刘梦亚的闺女。听着那些传言都生气,都差着辈呢,胡传一气。”

  不过,几天后,释永信的侄子刘振否认了此说法。刘振是释永信大哥刘应保的儿子,现年26岁,2004年至2010年,曾在少林寺习武。

  刘振接受北京青年报采访时称,韩佳恩是释延洁收养的女儿,释延洁想为养女上户口,他吹牛自己能办,释延洁就托他来办。走正常收养程序办户口太麻烦,于是他找时任安徽颍上县江孜镇卫生院防保科科长张克年,办了张假的出生证明。

  在报道中刘振称,释延洁和韩明君确为同一人,为办户口,他还将韩明君(释延洁)的户籍以释永信母亲胡昌荣的外甥女的名义,迁到胡昌荣的户口下,至于原因,“我奶奶(胡昌荣)户口(本)一直我拿着的”。

  有网友质疑,少林慈幼院已成立6年之久,收养着上百名孤儿,身为院长的释延洁,应该清楚正常收养程序,为什么要用这种非正常方式上户口?

  但在释延鲁等实名举报人的眼里。韩佳恩就是释永信与释延洁的私生女。释延鲁等人说,释延洁多次使用名为“韩明君”的身份证;曾看到她与释永信同房;僧人私下都叫其为“师娘”。

  实名举报者王永华说,2009年秋季(注:韩佳恩出生于2009年4月22日),释永信在北京海淀区妇幼保健医院对面给释延洁租了一套复式房,对外宣称是养病,他曾两次与释延洁打过照面,由于未近距离接触释延洁,未能发现其身材是否走样;在第二次见面时,释延洁头上包着一条毛巾,站在二楼,跟他热情地打招呼。

  对此,少林寺外联办主任郑书民告诉澎湃新闻:“释延洁多年前因为生病,做过手术,早已丧失了生育能力,释延洁手里有当年在郑州就医的病历,说她生孩子纯属造谣。”

  不过,郑书民没有说明释延洁到底是哪一年“丧失生育能力”的。

释永信和释延洁现状

  面对举报,释永信曾说“出家人是非以不辩为解脱”。他也曾表示,这次要做一个了断,“给社会各界人士,方方面面一个交代”。

  在被举报后的一个多月里,释永信鲜有露面。8月14日凌晨,释永信领全体少林寺僧众,为天津大爆炸的受害者祈福;8月20日,释永信出现在少林寺举行的首届海峡两岸青年佛教论坛的活动现场;9月3日,他在少林寺大雄宝殿之上,主持一场为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祈福法会。

  但关于韩佳恩这个6岁小女孩,释永信在这几次露面中只字未提。

  在公众的追问中,韩佳恩的“母亲”释延洁始终没有发声,亦不见踪影。少林寺外联办主任郑书民向澎湃新闻表示,“现在释延洁去了国外”。不过,释延洁何时去的国外、何时归国?郑书民没有细说。

  在距离少林寺大概10公里的“少林小区”附近,坐落着一栋5层红色的大楼,这就是少林慈幼院,百余名被少林寺收养的孤儿在这里生活。举报内容曝光后,尚无媒体采访到释延洁,电话亦无法拨通,慈幼院里也没有她的身影。

  慈幼院一位工作人员表示,“释延洁不在院内,具体行踪不方便对外透露。”

  那么韩佳恩是否曾在慈幼院生活过?少林寺寺务委员会释延芷法师并未具体回答该问题,他称,慈幼院的创立是给世人种善积德的福田,“请大家不要再因谣言毁坏世人福田!孩子无辜,网民无辜!”

  除了慈幼院院长的身份,释延洁另一身份是卢崖寺住持。在其曾经生活过的卢崖寺,多位僧人说,释延洁上一次回来还是今年年初,在那之前,基本上每个周末她都会带着慈幼院的一些孩子回来,“不知道这些孩子里面是否包含韩佳恩,也从未听过这个名字。”

DNA鉴定

  韩佳恩是否是释永信的私生女?“释正义”在网帖中,隔空喊话释永信:“人物铁证俱在,试问你敢做亲子鉴定吗?”

  对此,郑书民说,“这是对出家人极大的侮辱。释永信作为少林寺方丈,是绝不可能做这个亲子鉴定的。”

  北京盈科(武汉)律师事务所律师吴良涛认为,从法律层面上来说,释永信和韩佳恩没有义务来做这个亲子鉴定,其他人也没有权利要求两人做亲子鉴定。

  吴良涛指出,这实际是一个伦理问题,法律赋予了每个人生育的权力,释永信是否有私生女涉及中国佛教的清规戒律。

  “释正义”发帖举报次日(7月26日)夜里,少林寺官网发布报案材料,要求“有关部门尽快对造谣者依法进行查处”。释永信还表态:“是非以不辩为解脱。”

  有人认为释永信处于两难困境——释永信没有自证清白的义务,但是不做亲子鉴定,会被人认为心中有鬼,诽谤诉讼也会不了了之;做了鉴定,即使证明了清白,这对少林寺方丈释永信来说,也是个好说不好听的事情。

  8月29日,郑书民告诉澎湃新闻,诸多对释永信的举报,他曾多次跟释永信汇报,询问能否出面澄清,但释永信表示,“不能跟着外面的人参与。”

  有一天凌晨1时55分,在微信里,释永信对郑书民说:“这种公开信,全世界都在关注着,这是害少林寺、害我的,可千万不能乱说,要相信党也要相信政府,我们不能跟着外面的人参与,这些都是无稽之谈,我们要依靠政府,大家都要注意。”

  “在喧嚣之外,你能看到一个很冷静的人(指释永信)。”郑书民称。

  郑书民告诉澎湃新闻

  “造谣者称韩佳恩是释永信与释延洁的私生子,这对出家人是一种极大的侮辱。现在释延洁去了国外,等她回来,一定会将造谣者告上法庭。我们已经请了很庞大的律师团队。”

  释永信的电话,拨打无人接听。释延洁的电话,亦无法接通。至今,释永信对韩佳恩只字未提,韩佳恩的身世依旧是迷。

http://www.citicfunds.com/FBRsoYg7Gf/16628652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