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拉菲娱乐 >

释延洁早已绝育 04年做子宫切除

  记者在少林寺以及商丘的走访中,均不时有知情人士表示释延洁本人确系做过手术,“从生理上压根无法怀孕”。但是,到底是什么时间手术,又做的什么手术,并没有一个人清楚知道。

  记者在商丘探访多日后得知,释延洁手术或在商丘。终于有一个叫慧心(化名)的居士告知记者,当年释延洁手术时,她就在旁边陪同,和另一个居士轮流照顾。“当时大家也觉得毕竟是女人,很少人知道。”

  慧心说,自己是2004年8月陪同释延洁去做的手术,“当时是延洁自己签的字,手术时间大概四个小时”,手术前医生也有谈话,说知道子宫对女人的重要性,但是子宫上长了瘤子,尽量能剥离就剥离,不能剥离就只能切除。

  慧心说,第二天,医生很遗憾地说瘤子太大了,还是没保住子宫。“我当时还哭着,说师父你命咋这么苦,没想到她还安慰我,说没什么。”慧心说,自己呆了两三天,就回家了,后来由刘敏照顾。记者找到刘敏,其表示此事属实,是在郑州一家医院,记者找到另外两名知情人,他们也表示此事属实。

  “延洁师父04年就做了子宫切除手术,那些说她09年怀孕生子的,我觉得就算造谣,也得说的像一点,简直太笑话了。”针对这一关键证据,记者尝试多次终于联系上释延洁本人,其表示自己确实在04年做了子宫切除手术,也有医学证明,但是证据只会在法律层面进行呈现。北京青年报记者也将就举报问题持续跟踪调查。

  此前相关报道:

  释永信侄子已确认释延洁即韩明君

  “释正义”发帖,举报释永信和情妇释延洁均拥有双重户籍,释延洁即韩明君。 网络资料 

  见习记者魏凡

  嵩山少林寺方丈释永信被举报事件虽然在8月24日满月,但最终调查结果至今未出。

  7月25日,自称“代表所有对释永信不满者”的“释正义”发帖,举报释永信和情妇释延洁(少林寺出家尼僧、少林慈幼院院长)均拥有双重户籍,释延洁即韩明君;韩明君及她和释永信所生女儿韩某恩(6岁)、释永信另一私生女刘某亚(24岁)的户籍,均挂在释永信母亲的户头下。

  对此,少林寺官网随后发布报案材料,要求查处造谣者。释永信则表示“不辩解脱”。

  8月20日,河南登封市宗教局、中国佛教协会办公室工作人员均表示,不清楚“释永信被举报事件”的调查进展,如有结果,将对外公布。

  释延洁和韩明君是同一人吗?“释正义”曝出的韩某恩的出生医学证明,是真是假,由谁所办?韩明君、韩某恩、刘某亚的户籍,为何挂在释永信母亲户头下?诸多疑问,仍扑朔迷离。

  释永信侄子:释延洁确系韩明君

  “释正义”曾曝出释永信、释延洁的身份证照片,以及刘应城(曾用名“刘应成”,释永信出家前的名字)、韩明君的户籍信息查询截图,这些查询截图来自“阜阳市人口信息管理系统”;还有韩某恩的出生证明,母亲栏为韩明君,父亲栏空白。“释正义”还曾要求释永信和韩某恩做亲子鉴定。

  

  韩佳恩的出生证。 

  这些信息显示,释永信生于1965年9月6日,住址河南省登封市;刘应城,住址安徽省颍上县,生于1965年2月3日;释延洁,住址河南省商丘市,生于1972年10月30日;韩明君,生于1972年12月5日,住址安徽省颍上县。

  释延洁现为河南省佛教协会副会长、河南省政协常委。此前,河南省佛教协会工作人员曾表示,释延洁出家前绝对不姓韩,具体名字不清楚。

  但据北京青年报微信公众号8月12日报道,释永信侄子刘振(2004年-2010年在少林寺习武)接受采访时承认,释永信的老户籍(刘应城)一直都在,释延洁即韩明君,是同一人。

  疑问:给“养女”落户为何舍近求远?

  刘振接受北京青年报采访称,韩某恩是韩明君收养的女儿,韩明君想为养女上户口,他吹牛自己能办,韩明君就托他来办。走正常收养程序办户口太麻烦,于是他找时任安徽颍上县江孜镇卫生院防保科科长张克年,办了张假的出生证明,“释延洁怎么可能(生小孩)”。

  澎湃新闻曾在张克年家蹲点多日,始终未见其人,其电话也一直无法打通。

  刘振在报道中称,为办户口,还将韩明君的户籍以释永信母亲胡昌荣的外甥女的名义,迁到胡昌荣的户头下,至于原因,“我奶奶(胡昌荣)户口(本)一直我拿着的”。

  “只是想帮助无父无母的延洁师父领养的孩子上个户口,纯粹是在办一件善事。”刘振说。对于释永信、释延洁的户籍在一个户口本下(“释正义”举报韩明君系释永信情人,两人育有韩某恩,三人的户口都在一个户口本上了),刘振说:“当时就没往那方面想。”

  报道中,刘振未介绍韩某恩的收养来源。

  8月22日,北京青年报采写记者告诉澎湃新闻,其采写的稿子是客观记录,手里有采访录音。

  有网友质疑,既然已办理假出生证明,韩明君自己有户籍,为何不直接将韩某恩落户到其户头下,而要舍近求远,落到释永信母亲的户头下?此外,当时,少林慈幼院已成立6年之久,收养着上百名孤儿,身为院长的释延洁,应该清楚正常收养程序。

  澎湃新闻致电少林慈幼院,办公室工作人员说,目前不接受任何采访。

  少林寺寺务委员会释延芷法师也未具体解释,只称,慈幼院的创立是给世人种善积德的福田,“请大家不要再因谣言毁坏世人福田!孩子无辜,网民无辜!”

  颍上县民警:事情已经了解清楚

  自7月30日起,针对释永信、释延洁双重户籍,韩某恩户籍疑云等问题,澎湃新闻多次向颍上县公安局求证,该局政工监督室主任曩道胜表示,“目前还在调查当中。由于涉及释永信,该事件已上升至公共事件,因此我们对该事件的调查十分谨慎,待调查结果确认无误后,将第一时间发布。”

  8月20日,距“释正义”7月25日发帖爆料已过近一个月,澎湃新闻再次致电曩道胜,其表示,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

  不过,早在7月30日,颍上县江店孜派出所一位民警明确告诉澎湃新闻,“在7月29日时,已将韩某恩出生证明中的医生及张克年带到派出所问话。事件经过已了解清楚,有关部门对此事件已介入调查,目前不接受任何采访,请等待有关部门发布通报。”

  继“释正义”发帖举报后。8月8日,曾为释永信弟子、少林寺四大金刚之一的释延鲁,以及多名曾在少林寺生活、工作者,在京实名举报释永信涉嫌贪污、挪用公款、受贿、滥用职权、非法拘禁、非法持有少林资产。

  对此,最高人民检察院8月20日发布消息称,对于属于检察机关管辖的问题,接收了相关材料,已按程序转河南省检察院依法处理。

http://www.gzhx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