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拉菲娱乐 >

关仲:释延鲁举报释永信这场大戏,比电视剧还精彩几分

“善哉,善哉!既造业因,便有业果。”少室山一役,少林寺方丈玄慈招呼虚竹到身边,端详虚竹良久,脸上温柔慈爱,“你在寺中二十四年,我竟然始终不知你便是我的儿子!”此话一出,群雄众声喧哗。如此德高望重的少林方丈竟做出如此之事,岂不令人震惊。

这只是金庸老先生的虚构,可现实似乎比小说更加精彩。

最近,本应为佛门清净之地的少林寺却卷入舆论漩涡,掀起一股血雨腥风。略有不同的是,逼玄慈说出真相的是萧远山,而最近的少林风波,举报方丈释永信的却正是他的弟子——释延鲁。更加狗血的是,就在释延鲁实名举报师父不久,自己也遭弟子举报有两妻,好一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戏码。

7月25日以来,自称“代表所有对释永信不满者”的举报者“释正义”通过有步骤地多次网络爆料,利用媒体举报少林寺方丈释永信“有私生子、玩弄女人、侵占少林财产”等问题,一时将释永信推向了风口浪尖,此事不仅引起国家宗教事务局、中国佛教协会的关注,而且引发全社会舆论的广泛关注。

当网民都在猜测“释正义”是谁时,网上有流言称,释延鲁即释正义,当即释延鲁出面否认,他用“污蔑”一词来回应传言,但他又用“敬佩”来表达自己对“释正义”的看法。于是,受到“释正义”的鼓舞,释延鲁对释永信的实名举报也不期而至。

释延鲁刚将矛头指向释永信,不久后形势便遭逆转,释延鲁又遭其原弟子释恒英举报。这位释延鲁的大弟子写信给师父,对举报释永信一事苦口婆心劝释延鲁“回头是岸”。之后,又向媒体透露,释延鲁有两个老婆。

除了自己的弟子,释延鲁还遭到一众师兄弟的口诛笔伐。曾朝夕相处的同辈师兄弟,对释延鲁最大的指责就是“忘恩负义”。

释延鲁到底何许人也,有着怎样的经历,又因何与师父释永信反目?

初识:能够拜释永信为师,比什么都幸福

1982年,一部《少林寺》红遍大江南北。若不是这部电影的巨大成功,少林寺恐怕不会如此声名大振。就是这部电影让一个古庙世人皆知,也让这种少林功夫成为了最好、最高武术的代名词。释延鲁同样被这部电影影响至深。

释延鲁俗名林清华,1970年出生于临沂市郯城县普通农家,“父母给我起名字的时候,是希望我将来有出息上清华大学的。”“那时候,电影《少林寺》的播放对我的震动很大,我很想像觉远和尚一样,做个英雄。于是,在父亲的指引下来到了少林寺。”而出家少林,对于释延鲁来说就是上了佛家里的清华。

“因为父亲以前和永信大师认识,便把我交给了师父。最初父亲只是希望我跟着师父学点真功夫,可是,后来我受师父的影响,对佛教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便决定留下来了。”

刚进少林寺,释永信为考验其诚心,先把他派到一个小寺庙里苦修,白天砍柴烧饭,晚上诵读佛经。然而仅一年之后,因难以适应既清苦又乏味的生活,林清华选择离开。又经过一段时间,林清华重返少林寺,释永信接纳了他,收其为徒,并取法名释延鲁,为少林寺第三十四代武僧。

当时的释延鲁丝毫不掩盖自己对师父的敬仰之情。他曾在给父母的信中说,永信师父虽然比自己大不了几岁,可是见识、武学都深不可测,能够拜到这样的老师,比什么都幸福。

蜜月:深得释永信欢心 成为身边红人

当时,释延鲁因其吃苦爱劳、勤奋好学,曾深得少林寺上下的喜欢和爱戴。他很快成了禅武兼备的优秀武僧,1998年,他参加了在加拿大多伦多举行的世界武术大会,摘得金牌。同年,少林寺创办武僧团,释延鲁担任武僧总教头。作为释永信的弟子、侍者,释延鲁亦曾是释永信身边的红人。在释永信所著《我心中的少林》一书中,1999年8月20日释永信升座方丈的照片显示,在释永信背后“打伞”的,就是释延鲁。在释永信接待官员、明星及外国政要的公开报道图片中,释延鲁也经常出现在释永信的身旁。2008年7月25日,释延鲁还作为少林寺唯一的武僧代表参与了奥运圣火传递。释永信对释延鲁的信任与喜爱可见一斑。

在释永信向国外推广少林品牌的过程中,释延鲁也曾是最为得力的助手之一。他常常率领武僧团出国访问表演。最为传奇的是,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两个千金,也曾拜释延鲁为师,学习少林功夫。

据此次与释延鲁一同进京举报的释永持回忆,1999年到2003年之间,寺内有很多僧人反对过释永信,而方丈也将不少人“赶出寺庙”。而另一位举报者称,“他在这个地方就是一个大地主。他身边的人,无论是谁,不可能让你知道东西太多”。

但释延鲁是个意外。那次风波中他一直坚定地站在方丈一边,算得上释永信身边时间最长的一位亲信。

可以说,师徒二人曾有过一段和谐愉快的蜜月期。

不过,据少林寺一位僧人回忆,2000年之后,拜见、游览少林寺的国内外政要、明星越来越多。方丈接待时,释延鲁每次都要参加,“哪怕跟他没关系”。而且,他总是往前钻,抢在第一排,站在师父边上。在这位同门的眼里,释延鲁爱出风头,喜欢在各大媒体中出镜露脸,并一心想通过少林壮大自己的羽翼。

反目:摩擦不断 最终交恶

2005年初,释延鲁在锤谱堂为登封嵩山少林寺武僧团培训基地(以下简称“武僧基地”)设立一间招生办公室,开始打着少林寺武僧团的旗号收受学生。武僧基地教育集团官网显示,该集团下辖武僧基地、少林国际足球学校、《禅宗少林音乐大典》演员培训基地、霍利菲尔德拳王培训中心等八个单位。官网介绍释延鲁说,“少林寺武僧总教头,俗名林清华,1985年入嵩山少林寺,拜于方丈释永信门下修禅习武。”

傍着少林寺这棵大树,武僧基地办得自然红红火火。不仅占尽了少林寺的优势,甚至还可以在少林寺里招生。慢慢地,释延鲁混得风生水起,声名大噪,而他单独与名流的合影也越来越多,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只能跟在师父身后的小和尚。

释延鲁和成龙

释永信对释延鲁的这些行为无疑“是默许的”。少林寺一负责人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释永信支持释延鲁,用意是发扬少林文化,也是考虑少林寺人少,有时会被欺负,碰到接待贵宾等重要活动,就需要四处借人,有个自己关系好的武校,用人方便。

可惜,好景不长,师徒二人的矛盾也逐渐露出萌芽。

2006年,释延鲁开始担任《少林禅宗音乐大典》的武术指导,而且经常为少林的表演活动提供表演人员。释永信希望延鲁能提供一些有信仰、有素质的好苗子,为少林寺输送人才。而寺内来了重要客人,能对他有帮助的,释永信都会介绍给释延鲁。

有一次,释永信要带人到国外表演,释延鲁挑了一批三流水平的学生,被释永信发现,释永信非常生气。数次之后,少林寺的表演活动,“就不再找延鲁的学生了”。

这些不过是师徒二人之间的一些小矛盾,虽然各自心存芥蒂,但还不至于撕破脸。真正撕裂师徒二人的导火索之一,是释延鲁在家已有妻儿一事。几年前,网上流传出了释延鲁为自己孩子满月摆宴庆祝的照片。“师父、师兄弟都不知道他已娶妻生子。”少林弟子释延孜说,“方丈好言相劝,要他还俗,也不要再穿僧衣见人了。但他不脱,还口气强硬的顶撞了师父。”娶妻生子一事被曝光后,释延鲁便被少林寺从常住名单中除名。

而另一件事情加剧了双方矛盾。据少林寺知情僧人称,2013年,释延鲁武校的一群徒弟,在少林寺西门没有交钱便要进去,被看守僧人拦住。一怒之下,他们将阻拦的年轻和尚打了一顿。据多位寺内僧人称,事后,警方反而将被打的师弟关了起来,很多人怀疑是释延鲁托了关系。

如此一来,寺内的许多老僧人都产生了不满。随后,方丈下令,将释延鲁的招生办公室关了。释延孜称,利益受损后,释延鲁曾找到方丈,下跪认错。但他最终还是被迁单了。

不难想象,“迁单还俗”还是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释延鲁的财路,二人之间的嫌隙更深了一层。

7月25日,一篇名为《少林寺方丈释永信这只大老虎,谁来监督》的举报文章悄然出现在互联网上,举报人自称“释正义”,称释永信私生活混乱,有情妇,并与女子通奸,侵占少林寺财产和玷污少林寺名誉。一时间,舆论哗然。

7月30日上午,30名少林寺弟子通过网络发表声明称,“释正义”举报师父一事“属恶意诋毁、诽谤”。此外,声明还表示已经察明自称“释正义”者实为释延鲁,祖籍山东。举报的动机为:“对于当初被迁单还俗一事,怀恨在心,才引发此次利用网络恶意诋毁、诽谤方丈释永信”。

就在被师兄弟怀疑之时,释延鲁的实名举报不期而至。

释永信和释延鲁

说到师徒反目一事,释延鲁的说法与师兄弟们的说法有所不同。释延鲁表示两人之所以交恶,是因为2010年2月和2012年1月,释永信以其使用少林寺房屋为由向他要钱,他两次向释永信的个人账户支付,每次100万元。2012年底,释永信再要释延鲁支付200万元,遭到拒绝。

拒绝索要钱财的要求后,释延鲁称自己便被释永信威胁“要关了我在寺院的办公室”。不久他指示少林寺山门口的几个看门人,殴打我们的一个学生。而打人者两个被拘,一个跑了,派出所有录像案底可查。随后,他就派人把我办公室的门锁上了。

同样的事儿,完全不同的说法,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有人在说谎。8月25日国家宗教局通知说,已将释延鲁等人对释永信有关问题的举报材料转送河南省宗教局,“要求河南省宗教事务部门协调有关部门和地方了解核实情况,有关情况将及时告知举报人。”

少室山上,玄慈方丈以自尽的方式弥补自己曾犯下的过错,不知这次闹得沸沸扬扬的少林寺风波该如何收场,少林寺何时才能重新归于平静。已知的是,自有法律和寺里的清规戒律来决定二人结局。

身处滚滚红尘之中,就算是佛门净地的少林寺也难逃世间的爱恨贪嗔。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http://www.ah12355.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