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拉菲娱乐 >

杨华:释永信是少林武术脱离实战的罪人

  释永信摊上大事了。有人实名举报这位少林方丈通奸淫乱,于是乎社交媒体炸了锅,段子手们疯狂吐槽释永信修炼欢喜禅、奉行男女同修、免费给女施主开光:“出家人持戒素食,还能长得脑满肠肥,原来是天天偷吃人肉包子啊!果然是相由心生!”

  少林大和尚懂得“是非以不辩为解脱”,懂得“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但关键时刻释永信就像王林大师一样不淡定了,急匆匆发布报案材料,要求警方查处造谣者。佛家讲究“于心无事、于事无心”,方丈抓狂的举动反而授人以柄——举报信揭发他的私生活,却要动用少林寺官网辟谣为个人背书,涉嫌滥用职权、误导公众。

  曾国藩有言曰:“功可强立,名可强成,不为圣贤,便为禽兽!”僧侣CEO为了搞活少林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不畏艰难、不择手段,但却没换来理解、赞赏和个人美誉,倒是真的被妖魔化成“禽兽”了。

  我无意探讨释永信到底是不是衣冠禽兽,也没有掌握任何方丈管不住命根子的证据,我所能确定的是,释永信阻碍了武僧团的实战性探索,导致少林功夫技击属性丧失殆尽——所谓的72绝技只能出现在舞台上、电影里、小说中,只能靠天花乱坠的忽悠满足大众意淫,与习主席“武术要用实战检验与提高”的务实教诲背道而驰。

  少林寺因“十三棍僧救唐王”扬名,改革开放后摆脱荒芜则要得益于同名电影热播,可以说这座古刹的千年威名、核心价值和兴盛之道,都在于少林拳脚。但释永信担任方丈以后,便提出“武术禅”的概念,强调禅是第一位的,口口声声要重塑禅宗祖庭,其真实目的是在别人谈武术的时候,他来谈禅。

  用虚化的“禅”替代实体的“武”,就可以让少林功夫永远活在神话传说里,就可以让释永信借助“神秘营销”赚得盘满钵满。少林寺施展身手的地方不是擂台而是舞台,武僧们熟练掌握了类似魔术杂技的炫酷表演,少林文化中心开遍世界各地,释永信鸡贼的用哲学、玄学与历史文化包装武术,令人云里雾里,晕头转向,除了膜拜,别无选择。

  如果说释永信没有公开阻挠武僧参加搏击竞赛,至少也从未鼓励弟子们上擂台,因为他不敢面对真相的残酷,无法接受失败的打击。电影《少林寺》上映时期,无数武术爱好者甚至社会流窜犯慕名涌向少林寺,搅得佛门宝地鸡飞狗跳,少林和尚看家护院的能力远没有想象的那般强悍。释永信明显底气不足,放弃让少林武术与其它搏击术交流精进的尝试,自欺欺人沉浸在“天下武功出少林”的优越感里。

  或许是“畏缩避战”的质疑让少林寺感受到了压力,释永信一度信誓旦旦表示要发起世界性的武林大会,广发英雄贴,遍寻海内外高手。但很快少林寺方面又辩称只是利用自身号召力搭建平台,武僧团并不承诺打擂。再往后,武林大会不了了之。难道方丈忘了“出家人不打诳语”?

  去年初,少林四大护法之一的释延孜大战加拿大黑人拳王马库斯的炒作甚嚣尘上,蛊惑了眼球骗取了票房,结果比赛临时掉包,护法的对手换成38岁的路人甲泰拳教练。尽管赛事方欺骗性营销难辞其咎,释延孜逃避马库斯也沦为了江湖笑柄。截至到现在,尚未有一位武僧在擂台上赢得尊重——拜托,别提假和尚一龙好么?

  释永信的错误理念导致少林功夫技击性不进反退,毫不夸张地说,他就是少林脱离实战的罪人!之所以大众乐于相信针对释永信的举报,乐于看释永信的笑话,很大程度上出于对其只知商业经营,泯灭尚武精神的不满。

  大公体育  杨华

http://www.gzestate.com/pocyx/